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国内 >

智路资本:在不确定性环境中寻找增长的确定性

来源: 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1-04-08 点击:

2021年3月26日,全球显示和功率半导体解决方案的行业领导者韩国Magnachip半导体公司纽约证券交易所:MX宣布已与智路资本Wise Road Capital签订协议,智路资本投资14亿美元私有化Magnachip。这个消息在行业内产生重大反响,谁是智路资本,这家低调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最近屡传国际并购佳音,这次又是一个超过10亿美元的大手笔!让笔者尝试来拨开它的面纱,和大家一起分享。

伴随着第三次产业转移对全球经济格局的深刻影响,近几年国内半导体投资热情空前高涨,资本市场、产业投资人均对该领域项目给予极高的估值,半导体产业是全球信息产业能发展到数十万亿美元规模的基础,其影响力贯穿信息产业全链,从整机到软件与应用,都离不开半导体芯片的支撑。智路资本作为硬科技领域跨国并购的深度耕耘者,积极拥抱全球化的战略,秉持IMIC国际化,市场化,独立化和客户导向的投资原则,与世界一流公司合作,完成了硬科技行业投资的完美布局,让我们来看看过去一年智路资本的丰硕成绩:

·2020年2月,智路资本和全球领先的光学芯片及传感器厂商奥地利微电子ams成立合资公司ScioSense,共同开发环境、流量和压力传感器的解决方案,落户山东济南。

·2020年7月,智路资本与西门子签约,收购西门子旗下70年历史的传感器制造企业瑞士富巴Huba  Control,落户四川成都。

·2020年7月,智路资本又与全球最大半导体后道设备公司ASM成立专注于半导体封装引线框架的合资公司AAMI,落户安徽滁州。

·2020年8月,智路资本宣布收购全球第三大汽车半导体封测企业UTAC新加坡联合科技,落户山东烟台和上海金山。

作为电子信息制造业大国,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半导体应用市场。根据海关数据统计,2020年我国半导体进口金额达到3500亿美元,在过去十年间,半导体集成电路进口金额增长超2.4倍。近年来,我国大力推动半导体集成电路产业发展,以期逐步满足设备制造业与信息产业等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产业对半导体产品的基本需求。全球主要国家与地区也纷纷将半导体产业视为基础性、先导性行业,出台支持政策扶持本地半导体产业发展。通过免税等鼓励政策,美国积极推动台积电、三星和格芯三大晶圆制造厂落实在美国设厂的计划,而欧盟17国也在2020年12月签署一份《欧洲处理器和半导体科技计划联合声明》的文件,文件显示这17个国家将在未来2-3年投资145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1527亿元发展半导体产业。

半导体产业政策始终在区域发展与国际合作之间摇摆,但摩尔定律和国际化,却是全球信息产业能发展到数十万亿美元规模的基础。虽然现在半导体产业本身仅有不到5000亿美元销售额,但根据IMF测算,每1美元半导体芯片产值可带动相关电子信息产业10美元产值,并带来100美元的GDP,这种价值链的放大效应奠定了半导体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

三次半导体产业转移浪潮

半导体产业自诞生以来,有过三次较大规模的产业转移。第一次是1960至1970年代,半导体产业从美国走入日本,日本获得半导体技术始于NEC公司获得美国仙童半导体的平面硅工艺专利授权,日本政府要求NEC将取得的技术与日本其他厂商分享,NEC、三菱和京都电气等开始进入半导体行业。整个1960年代和1970年代全球半导体产业还是美国主导,但日本政府意识到半导体产业的巨大价值,开始由政府投资引领企业参与,加大对半导体投入,并在1970年代末在存储器上取得优势,而到1980年代,日本半导体占据了全球市场半壁江山。

但形势大好的日本半导体产业给美国企业带来巨大的压力,比如英特尔不得不放弃存储业务专攻CPU,这也引发了半导体产业的第二次转移。美国为了和日本竞争,除了让部分产业回流,也开始扶持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日本产业的辉煌持续到1990年代初,伴随美国产业“再次伟大”,以及韩国存储器、中国台湾地区晶圆代工模式的兴盛,日本半导体快速衰落,1990年全球前十大半导体公司中日本企业十居其六,但现在就只有铠侠原东芝存储一家了,市场份额也从一度过半到现在不到10。

每一次转移,也能从下游应用市场变化看出来,1970至1990年代是家电时代,日本家电横扫世界助推日本半导体登顶。从1990至2010年代则是PC年代,美国重新引领应用市场,将半导体产业的繁荣从日本迁移到了美国,而韩国和中国台湾的一批PC厂商都在产业转移中尝到甜头,奠定了韩国和中国台湾半导体发展的市场应用基础。

从2010年代到现在,正处在半导体产业第三次转移过程中,中国大陆是承接这次产业转移的主体区域。随着应用市场的核心载体从PC转到智能手机,中国大陆也取代日韩和中国台湾地区,成为全球规模最大、最重要的电子制造业基地。当前,全球90以上的手机、PC都产自我国,电视机也有7成以上由中国制造,除此之外,在消费级无人机、安防监控、电动汽车等众多新兴领域中国厂商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电子制造业的兴盛,拉动中国市场对半导体需求的快速增长,这是我国集成电路进口金额超越石油成为第一大进口商品的本质原因。国内供应商也在快速增长,但由于基数低,还不足以对产业起到足够的支撑作用。从产业链分工来看,我国在技术门槛相对较低的半导体封测业表现最好,在芯片设计业表现也不错,部分细分领域接近全球先进水平。但在芯片制造、半导体设备、EDA和半导体材料等环节,与全球差距较大,芯片制造工艺与全球最先进水平差距在两代以上,而在先进硅IP和EDA工具等子行业,国外公司市场份额占比超过90。

为解决我国电子信息制造业长期发展的后顾之忧,并从产业链上游开拓创新路线,我国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推动半导体产业发展,政策鼓励、地方政府重视,再加上科创板等投资退出渠道的完善,社会资本也纷纷跟进,产业热度空前,自主芯片设计和制造供应链受到追捧,脱钩之说纷纷扰扰。但是正如清华大学教授、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理事长魏少军所言,“我们必须在开放的环境下、按照产业发展的客观规律来发展半导体产业”。半导体行业历经60年时间和数十万亿美元的投入,已经形成全球化布局最为彻底的供应链。尽管国际环境在发生变化,但开放合作仍是主流,在全球产业链中不要尝试什么都自己做,不要以落后来替代先进,更不能把自己封闭起来。

智路资本以开放合作理念助力国内和国际产业发展

智路资本践行了以开放合作,互利互惠的原则助力全球信息产业发展的理念。安世半导体曾经是全球著名半导体公司恩智浦的一个事业部,主要设计制造分立式器件、逻辑器件与MOSFET器件,其产品广泛应用于汽车、便携式设备、工业、通信基础设施、消费电子和计算等领域,是全球重要的功率器件厂商。在2017年由建广资产和智路资本领头的财团收购后,安世半导体累计三年实现销售收入增长超过40、净利润增长超过60。后来把这个优质资产出售给闻泰,不仅诞生了一个中国最大的芯片IDM企业,还为投资人带来丰厚的回报,同时也为智路资本的国际国内合作打响了知名度。

在传感器领域,2020年智路资本和奥地利微电子公司ams成立合资公司睿感科技ScioSense,共同开发环境、流量和压力传感器的解决方案,智路资本为ams提供专业的合资企业指导、市场知识、业绩优质的渠道和客户关系资源,ams转让其当前的环境传感器解决方案组合,包括空气质量,相对湿度和温度感应,这些可用于汽车,智能建筑和空气质量监测基础设施应用。此外,ams居于市场领先地位的基于超声波的流量传感器解决方案、压力传感器也将纳入新公司。

2020年7月,智路资本与西门子签约,收购西门子旗下传感器制造企业瑞士富巴Huba  Control,交易完成后,智路资本将拥有瑞士富巴的实际控制权,瑞士富巴的历史可追溯至1945年,这家战后成立的“瑞士制造”一直专注于传感器的设计开发与制造,在1990年即开始将战略聚焦于压力测量技术,1998年被西门子收购后,成为西门子旗下的工业级压力传感器业务部门。多年来,瑞士富巴一直坚持自己开发、自己制造传感器,以确保产品质量,该公司的压力传感器在多个细分领域表现出色:燃气领域排名第一、工业领域位居行业前三、暖通空调领域排名前三、汽车和船舶应用也进入了前三。

至此,智路资本旗下传感器企业已经具有压力、液位、流量、气体和温湿度传感器等产品线,既可满足汽车与工业等高端制造当中对上述传感器的需求,又因贴近中国市场,具备了向消费电子、智能家电等领域冲击的有利位置。

2020年7月,智路资本又与ASM Pacific Technology公司成立专注于半导体封装引线框架的合资公司,合资公司为智路资本控股,其股份占比55。引线框架是半导体封装环节中非常重要的核心材料,全球引线框架市场规模达30亿美元,而且引线框架市场稳定,目前没有其他材料或技术可以完全替代引线框架,而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引线框架市场,市场规模还在进一步增长。ASM引线框架主要应用于存储器、模拟IC功率器件和微控制器等产品,ASM公司的引线框架事业部是全球前四大供应商之一,具有一流的引线框架制造技术,其两个主要业务方向在全球市场占有率均进入前三名。同时,ASM引线框架拥有优质稳定的客户关系,包括德州仪器、通富微电等全球领先的IDM公司和封测代工厂。该合资公司是智路资本在封装领域的重要布局,智路资本希望通过跨国并购与合作,为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发展带来新动能。

2020年8月底,智路资本宣布正式完成对新加坡联合科技UTAC的全资控股。联合科技UTAC是全球排名第三的汽车半导体封测企业,总部位于新加坡,在中国大陆、新加坡、泰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设有8座工厂,全球员工总数超过1万人。UTAC的产品技术、业务覆盖率、生产能力和盈利能力均全球领先。联合科技的客户几乎都是全球半导体大厂,且大部分都保持着10年以上的合作关系,客户群体相当稳定。汽车器件封测行业是高度集中的市场,具有高技术、高质量、高可靠性的要求,中国很少有公司顺利进入这一领域,基本由国外公司把控市场。智路资本通过优秀的投后管理和资源整合赋能UTAC,并对接中国客户,2021年收入与2019年收购签约时比较接近翻番,利润也大幅增长。

2020年全球在防控疫情与经济重启的双重变奏中呼啸而过,新冠疫情让多地经济骤然降速,国际合作与交流也受到严重影响。在这种艰难的局面下,智路资本却在国际化战略上持续开花结果,原因何在。智路资本作为一家完全民营的投资机构,是中关村融信产业联盟核心理事单位,该联盟会员单位多达一百多家,收入超过万亿,包括一流的企业和著名的金融机构,其提供了大量的产融结合商机,包括海外并购。此外,智路资本的投资人包括全球顶尖的跨国公司,头部银行/保险机构和著名家族办公室,其中包括高通,恩智浦和日月光等等。最重要的是智路资本的合伙人团队是最国际化的,他们有来自跨国科技企业的资深高管,来自顶尖国际金融机构的投资人。这三个方面的优势结合赋予了智路资本的核心竞争力,他们多次创造性地布局硬科技项目,积极推动多方合作,大力优化区域间资源配置,把国际优质企业,技术,人才与中国市场对接,为硬科技产业的繁荣发展贡献一己之力。智路资本认为,国际合作和产业融合是大势所趋,地区发展与全球产业链的分工,会让资源流向成本、材料、人力和机制最合理配置的地方,“世界是平的”依然有效,半导体产业不是特例。半导体也只是智路资本硬科技投资的赛道之一,实际上智路资本在物联网传感器的布局更加全面和丰富。除了继续强化硬科技领域“SMART”半导体、移动技术、汽车电子、机器人与智能制造以及物联网布局外,智路资本也在向各种新增长点,如环境保护、健康服务,生物医药以及消费类等应用领域进军。

只有拥抱全球化才能发展好信息科技产业

半导体产业在摩尔定律指引下,性能不断提高,价格持续降低,让普通人也拥有了强大算力,对全球信息技术能达到如今的规模起到了主要推动作用,摩尔定律能够几十年有效,全赖于国际化,全球化的大市场是让摩尔定律有效的先决条件。虽然集成度上升导致单晶体管的价格持续下降,但芯片开发费用和制造成本在持续上升,如今开发一颗最先进的5纳米工艺芯片大约耗费资金数亿美元,没有全球化市场来分摊巨大的研发成本,则先进工艺芯片价格将十分高昂,高价芯片无法应用到消费电子中就只能用于小众市场,而销量不够则芯片公司没有资金支撑开发新一代产品,半导体工艺和技术就不可能再向前发展。

2020年下半年以来,全球科技产业遭遇到史无前例的半导体缺货冲击,包括汽车、手机在内的万亿规模产业均因为“缺芯”而调整生产计划。供需的极端不平衡,推动半导体从业者更要摒弃门户之见,紧密合作,积极扩产,以合作共赢的心态帮助下游客户解决燃眉之急,才能保证半导体行业的长期健康发展。

每年开春,融信产业联盟理事长李滨都会给联盟发表一封信,分享在过去一年的洞见、思考和感悟,以及对新的一年的展望和工作战略安排,在今年《致大家的一封信2021——变革与守成》的文章里特别提到,联盟企业必须坚持市场化国际化原则,尊重全球化商业规则,重视对国内外合作伙伴知识产权的保护,融入国际主流商业大循环。同时阐明了反垄断在数字经济社会的重要性,并提醒半导体和人工智能等领域出现过热,有必要向健康和消费升级领域扩展。联盟投资机构的目标是为投资人追求良好和长期的财务回报,为股东,员工,客户和社会等相关方创造最大价值。

智路资本的历史不长,但是作为融信产业联盟的核心投资机构之一,一直践行“共担共享,创造价值”的联盟精神,坚定实施国际化市场化战略,充分利用产业联盟和投资人资源,发挥核心竞争优势,所以取得这样辉煌的成绩不是偶然的。这也印证了那句《易经》古话:“习坎,有孚,维心亨,行有尚”,只要内心强大,坚持信仰与正确的方向,尊重全球各种合作伙伴,平等合作,互惠互利,就一定能超越眼前的种种不确定性,抵达理想的彼岸。王树一



这篇有关于 智路资本:在不确定性环境中寻找增长的确定性 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

    相关阅读